【明星梦】中作者:里番市场2019-7-2字数:5000第二天,我作为经纪人带着黑泽结衣来到片场化妆。

    这是一场中世纪的戏,讲述的是亚瑟王与她的十二个圆桌骑士一起堕落的故事。

    没错,是她,亚瑟王片中是个女人,而她的十二个圆桌骑士自然也是女人,至于堕落的方式嘛,当然是观众喜闻乐见的形式。

    这是我想出来的点子,最近《fate》剧场版上映,票房那个火爆啊,公司自然想要去蹭热度,但直接cosplay拍SABER是不行的,会有版权纠纷。

    我就想出来了这么一个点子。

    既蹭了热度,又规避了法律问题,关键是还多了好几个女角色,可以拍出好几个续集。

    黑泽结衣此时已化妆完毕,穿着一身铠甲,双手按着与动漫造型基本一致的湖中剑,梳着个呆毛的造型,基本就是SABER的翻版,但特意保留黑发。

    这样就不会有法律问题了。

    我对黑泽结衣这个造型很满意,带她离开化妆间,来到大厅。

    大厅里没有点灯,有的只是个摆放在大厅正中央,熊熊燃烧的大火盆,跳跃的火光吓,映出了一个个被吊挂在半空中的美丽胴体。

    亚瑟王旗下的十二圆桌骑士,全部被集中在这里,个个模样狼狈致极。

    十一名圆桌骑士衣衫不整的被双手吊在空中,虽然穿着骑士的制服,但胸口都特意开了口子,露出一对对白花花的乳房,腰部以下则是直接脱光,个个可谓袒胸露阴。

    唯一一个没有被吊起来的“圆桌骑士”,正是黑泽结衣的好友,一起来面试的惠子小姐。

    此时的惠子,正趴坐在摆在大厅里唯一的大床上,为了能完美的占有黑泽结衣,经某人特意吩咐,没有使用一般的气垫床草草了事。

    而是真的搞了一张古典的大床,床上铺了厚厚的三层天鹅绒床垫。

    此时,床边散落着从惠子身上拆下来的铠甲,而双手被反绑,雪臀高高朝天翘着,浑身赤裸的惠子,正扭着自己的屁股,欲求不满的发出哼哼声,两股之间还滴滴答答有些白色的液体渗出。

    床边则坐着几个男优,都是带着面具,不露脸的那种,显然这个惠子刚刚拍完了一段群交的戏码。

    这个惠子我昨天才刚给她开的苞,毕竟我也是男人,不能白打工,这上门白送的妹子不吃白不吃。

    但今天她就被导演安排了最辛苦的群交戏码,也是真够她受到了,不过看她都已经能主动扭屁股求欢了,显然是个天生的骚货,我也一点负罪感都没有。

    此时,所有的镜头对准的方向,是一个被吊起来的圆桌骑士。

    此人长着与黑泽结衣七分相似的面容,但多了几分成熟的韵味,胸前那对如包子般饱满的乳房,比黑泽结衣那对傲然的山峰还要大上三分。

    双手被镣铐吊在半空中的她,身体悬空,双腿的膝盖被两个带面具的男优从侧面抬住,身体被强行摆弄成小孩撒尿状。

    而被强行扳开的两腿之间,一根镶了入珠的鸡巴,正有力地进进出出。

    “放开她,放开我妈妈!”

    强烈的刺激冲破了我的催眠术,黑泽结衣大叫着向前冲去,想要救下那个女人,毕竟那是她的妈妈,被我提前设计搞到手的黑泽太太。

    “啊,别看我,亚瑟别看我!啊……啊……”

    黑泽太太则还是沉浸在拍戏的状态,发出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呻吟。

    虽然认出了来人是自己的女儿,但被女儿看见自己的丑态,却让她更入戏的扭起了腰,挣扎着,反抗着,穿插着娇喘声,又享受着。

    此刻精神本能的反抗与肉欲的沉沦,全都被完美的写在了脸上。

    胸前的那对豪乳,随着身体剧烈的晃动而上下摇动。

    “啪”

    我一个巴掌重重的打在黑泽结衣,将她直接抽倒在地。

    然后我在被打懵了的黑泽结衣耳边轻声的呢喃道:“不要大声嚷嚷,黑泽小姐,在拍戏呢。”

    瞬间又进入拍戏状态的黑泽结衣立刻安静了下来,一起陪我观看自己母亲被人强奸的好戏。

    “黑泽小姐,请仔细看看你母亲脸上的表情,那种羞愧又享受的,想做婊子又想立牌坊的样子,演的多好。”

    我恶趣味的在黑泽结衣耳边轻声呢喃道。

    “啊,是啊,母亲演的真好,完全演出了一个堕落的婊子骑士的样子。”

    黑泽结衣点了点头,轻声回应了我,然后继续认真的看着自己母亲的表演,学习着如何表演一个堕落淫荡的婊子。

    不断反复的淫靡肉戏,持续了近十五分钟,随着黑泽太太一声高亢的尖叫。

    黑泽太太两腿蹬直,指尖绷紧,一股金黄色的液体从下身喷出,方才停止。

    而有意被我带到自己母亲正面的黑泽结衣,猝不及防之下,虽然站在两三米开外,仍是被直接溅到了几滴在脸上,一脸呆滞的她,竟然还习惯性的用嘴唇舔了一舔。

    此时,带着魔王的面具,饰演男主角的男子从黑泽太太身体中离开,丢下身体抽搐,浑身失禁的黑泽太太。

    。

    走到黑泽结衣面前。

    “卡!停。这一幕结束了!”

    导演一看男主有事,立刻识趣的喊停。

    “桀桀桀,没想到东大的校花,黑泽结衣小姐也来拍AV啊。”

    男子怪笑着,走到黑泽结衣面前。

    黑泽结衣想去看望自己的母亲,但被男子拦住了去路,不得不停了下来。

    “你好,先生,请问你认识我。”

    “哼,黑泽结衣看看这张脸,这张被你侮辱过的脸。”

    男子摘下自己的魔王面具,露出一张长着麻子的丑脸。

    “啊,你是开学第一天就向我求爱的那个麻子脸。”

    “呵呵,亏你还能记得我,我鼓起勇气当众向你求爱,你居然拒绝了我,你可知道,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拒绝过我,你让我成为全校的笑柄。”

    麻子脸愤怒的咆哮道。

    “啊,我当然记得你,你是向我求爱中,长的最丑的男生了,当时笑死我了。”

    黑泽结衣一脸认真的回答道。

    片场的空气直接降低了3度,场面瞬间冷了起来。

    我一看不对,连忙拿着毛巾递了过去,“天少,你刚太辛苦了,休息、休息。”

    天少那麻子脸上青筋爆跳,一把把我推开,对着黑泽结衣咆哮道:“臭婊子,我要把你全家都变成我的RPQ。”

    “哼,癞蛤蟆就别想吃天鹅肉,同学你也不照照镜子,就你那模样,还想追我这个大美女,替我擦鞋子都嫌你脏。”

    黑泽结衣火上浇油道。

    “莫吵、莫吵。先拍戏,先拍戏。”

    我见势不妙,连忙出来打圆场。

    天少本来在暴怒的边缘了,听到我说拍戏,也是回过神来,对着黑泽结衣狞笑了一下,转身休息去了。

    我则跑到黑泽结衣身边对她说道;“黑泽小姐,刚刚那位龙傲天少爷,可是本地黑龙会会长的独子啊,你这么得罪他不好吧。”

    “哼,我管他是谁的儿子呢,日本可是个法制社会。”

    “黑泽小姐不畏权贵,佩服。”

    我竖了个大拇指,然后说道;“可龙傲天少爷也是本次影片的男主角啊,你作为女主角与男主角应该有良性的互动啊。”

    “啊,可是……”

    “请克服一切困难,为做一个女明星而努力。”

    “但这好像只是在拍AV啊,不是电影啊。”

    “AV明星也是明星!”

    “嗯,经纪人先生说的有道理,我会克服一切困难。”

    “那请等等去向龙傲天少爷道歉。”

    “嗯,我应该去道歉。”

    黑泽结衣认真的答应着,却突然想起了什么“啊,忘了,我得先去看妈妈。”

    黑泽结衣四处望去,只见自己的母亲已经从高潮中恢复过来,但没有来看自己,而是恭恭敬敬的跪在那个麻子脸脚边。

    “妈!”

    黑泽结衣小步快跑到自己母亲身边。

    却惊讶的看见自己母亲正面色腮红,一脸洋溢着幸福的样子陪着那个恶心的麻子说话。

    那麻子坐在椅子上,刚刚其他几个被吊着的女骑士,正乖巧的给他按着肩膀,那麻子竟还心安理得的享受着。

    自己的母亲则跪在他脚边,一脸谄媚的给他捏着大腿,眼神死死的盯着刚刚那根在母亲体内的棍子,不时还舔舔嘴唇,一副恨不得立刻凑上去舔的样子。

    。

    “妈,你怎么也来了?”

    黑泽结衣的问候,不合适宜的打断了母亲的幻想。

    黑泽太太不满地撇了自己女儿一眼,回道:“亚瑟,你也来啦?”

    “亚、亚瑟?我是你女儿啊,结衣,黑泽结衣。”

    黑泽结衣不敢置信的说道。

    “啰嗦,我当然知道,你这小婊子可是从老娘的骚逼里爬出来的,我能不知道嘛?”

    黑泽太太大大咧咧的骂道。

    黑泽结衣被眼前一幕惊呆了,本来家中温柔善良,犹如大和抚子一般的母亲此刻变得如此粗俗不堪,比最下贱的妓女还要不如。

    “啊呀呀,黑泽太太可真敬业,休息的时候还不忘进行角色扮演。”

    我鼓着掌,从后面走来。

    “角色扮演?”

    黑泽结衣扭头问道。

    “是啊,时刻进行角色扮演,将自己代入到角色之中,可是成为一个优秀演员的必备的素质呢。啊,黑泽太太也请你用正常的状态和你女儿解释一下吧,你出色的演技都快把黑泽小姐吓坏了。”

    我一边解释,一边对黑泽太太命令道。

    “啊呀,人家哪有演的那么好,李先生你莫取消人家了。”

    黑泽太太一下子收起了那BITCH的气质,一股大和抚子的熟女风回到了身上。

    先是用赤裸的身体恭敬的向我鞠个躬,然后才对自己的女儿说,“你这丫头,真是长大了,竟然偷偷跑到这种地方来拍戏,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嘛?”

    “啊,太好了,母亲你回来了,刚刚真是吓死我了。”

    黑泽结衣拍着胸脯后怕的说道,然后后知后觉的说道,“咦,什么叫我来这种地方拍戏,明明是母亲你先来的啊!”

    “哼,要不是李先生来家中告知我们你要来拍戏,娘怎么会跑到这种污秽的地方来。走,跟娘回家。”

    黑泽太太一把抓住自己女儿的手,想带着女儿赶紧离开这里。

    黑泽结衣先是顺从的被拉着走了两步,然后脑中想起我下的暗示,“克服一切困难,去做一个明星。”

    来自家庭的阻拦当然也算一种困难。

    然后黑泽结衣用一种坚定的眼神甩开了自己母亲的手,“不,我不走,我要演戏!我是一名演员。”

    黑泽太太则是愣着看着自己的女儿,女儿彷佛一下大了好多,让她十分欣慰,却又不知为何让她更加的痛心。

    我连忙出来打圆场,“啊呀,黑泽太太,我们不是都说好了嘛,身为父母要全力支持子女的理想啊。”

    “啊,是的,全力支持女儿的理想。”

    黑泽太太目光有些呆滞的重复了一遍我的话。

    然后恢复了一丝清明,“可这、这是拍AV啊。”

    “在日本像黑泽结衣这么漂亮的小姐拍AV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说、说的也是,女儿这么漂亮,不拍AV真是可惜了。可、可这毕竟还是AV啊。”

    母爱确实伟大,帮着黑泽太太还在挣扎。

    “拍AV怎么了,拍AV也是演戏啊,我一定会演成一个大明星的。”

    这时出乎我的意料,有些逆反期的少女,洽到好处补上了扎向母亲的最后一刀,都不需要我再出手。

    “呜呜呜,”

    黑泽太太在矛盾之中,直接哭了起来。

    “啊,娘你怎么哭了?”

    黑泽结衣看自己母亲哭了起来,也是慌了神,连忙安慰道。

    “不,娘没事,娘是有些欣慰,女儿终于长大了。有些激动。”

    黑泽太太擦了擦红肿的眼睛,欣慰的说道。

    “我就知道娘对我最好了”

    黑泽结衣激动的一把抱住黑泽太太。

    “哎呦,你这盔甲戳死娘啦。”

    黑泽太太还是赤裸的状态,被黑泽结衣那身盔甲一撞,冻的一个哆嗦。

    黑泽结衣吐着小舌,扳着鬼脸,算是道歉。

    “傻丫头,娘是你母亲,作为母亲当然得支持自己的女儿啦。”

    黑泽太太心疼的摸着自己女儿那一头呆毛。

    “啊呀,别摸啦,人家又不是小孩子了。这发型又要弄乱了,马上就要拍戏啦。”

    黑泽结衣有些不满,但也只是用一种撒娇的语气抱怨道。

    “啊,娘,你早点回去吧,演戏这事我一个人就好,再说还有惠子陪着我。”

    黑泽结衣突然想到马上自己要演的羞羞的内容,脸突然红的像个苹果,推着自己母亲就想离开。

    “不行,你要演戏可以,但我必须陪着你才行。”

    黑泽太太坚定的拒绝道。

    “啊?可是……”

    “没有可是,这个不容你拒绝,你知道这娱乐圈有多肮脏嘛?要是你被人骗了怎么办,被人潜规则了怎么办,甚至被人骗去吸毒做了性奴怎么办,你让娘以后怎么活?”

    黑泽太太拿出家长的气场坚定的说道,完全不容黑泽结衣反驳。

    这时,我也及时的出来说道:“黑泽小姐,请体谅一下你母亲的心情,以后你也会为人父母的。”

    “谁、谁要为人父母啦,人家还没有男朋友呢!等等,经济人先生,母亲过来看我我还能理解,怎么母亲也参与拍戏了啊。”

    “瞧你说的,黑泽太太那么年轻,有着一种大和抚子的气质,可完全不输给黑泽小姐呢,当然是被我一起说服来拍戏啊。”

    “哼,你这黄毛丫头,哪里懂得男人了,妈别看已经30多了,可完全不会输给你这种小丫头片子。到时候啊,说不定是妈先成名了呢。”

    黑泽太太也是一挺胸膛,一对豪乳在黑泽结衣晃了晃。

    “谁、谁会输给你这种欧巴桑啊,我可是青春无敌的美少女耶。”

    黑泽结衣被说的满脸羞红,气鼓鼓对着母亲抱怨了一句,跑去找化妆师补妆了。

    “呜呜,这孩子。”

    黑泽太太被气的又有点想哭了。

    我连忙上前劝道,“啊呀,黑泽太太,莫哭了,再哭状都要化了,黑泽小姐那里我会去劝的,现在请你完全进入你的角色吧。”

    黑泽太太擦了擦眼睛,向我鞠躬道,“李先生教训的是,那么小女就拜托李先生了。”

    然后气质一变说道,“奴家现在得好好扮演一个堕落的姬骑士呢。”

    随着黑泽太太气质的改变,重新变回一副婊子样的她,又跪坐在麻子脸脚边,掐媚的说道:“啊,尊敬的魔王大人,您的奴隶,卑微的兰斯洛特被您粗大的鸡巴给征服了,请发发慈悲,赐予奴最极致的快乐。”

    早在一旁休息,看了两女半天颠倒错乱表演的麻子脸,那个丑陋的鸡巴早已饥渴难耐了,一把抓住黑泽太太的头,用力往那张樱桃小嘴顶去。

    一边还骂道:“臭婊子,给我好好舔干净,哈哈哈,黑泽,我说过你全家都得给我做RPQ!!”

    已经进入入戏状态的黑泽太太,完全不理会麻子脸对自己的侮辱,认真而用心的舔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