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伦旅馆的故事】(8)2019-7-9在做网管的时候,学会了抽烟,喝酒,吸毒,当有一天网吧把我开除了,我还在大骂着命运的不公平,当看了一下镜子之后,我自己吓到了,换做是谁也会把这个好像40多岁流浪汉开掉,此后我拒绝在跟那些人一起接触当我从新收拾之后,镜子里的那个我,好像有些长高了一些,我从家里穿出来的鞋已经穿不进去了,眼神里的纯真已经慢慢褪去我的第二份也是在网吧给一个人打游戏代练,就是这个人把我带上了我的人生轨迹,我叫他张哥,他的工作就是工地测量,工资非常高,他一天给我100块钱,额外一天在给30块钱吃饭,但是我也知道这个工作不是长久之计第三份工作可以说就跟我现在也有些关系了,张哥干活的少个人,就在他到处找人的时候,我毛遂自荐,他摇摇头,笑着说他的工作很累,可不是打游戏这么简单,你这个小体格,够呛呀,我的倔劲也上来了,我白干一个月,如果你觉得我不行,我马上就走,一分钱不要!

    他没说错,确实很累很累,如果我还是在父母身边,我可能一天都坚持不住,这里应该有人干过高速测绘,我每天背着将近50斤的东西,一天平均行走15公里,但是我却咬牙坚持下来了,也让他佩服,我肯吃苦肯,学东西快,他就会把一些简单的测绘交给我去处理,中途也出过错,也被他大骂到哭,但是我却非常感谢他当他成立了自己测量公司后,我也作为最小的合作者加入进去,全新的设备一套要十多万,我买不起,就租用他的设备,后来可能是因为我是他带出来的,而且还用的他的设备,对我克扣的非常厉害,终于我忍不住和他大吵了一架之后分道扬镳,其实现在想起来,我对他还是非常感激,在那段时间里,他拿钱给我买了车票,我也考了工程师证虽然是初级的工程师证下来之后,我忍不住给父亲打了电话,在电话里对我一阵的夸奖,孩子妈!你儿子出息了,现在是工程师了!虽然没有听到妈的声音,但是却感受的到,他们很开心有人会问,你的命真好,就像开挂似的,人哪有这么一帆风顺的,我单干之后,不知道被人骗了多少次,活干完了,钱却收不到,仰人鼻息,为了干点活,给人送礼,上供,被吃回扣,结款少一半,而且有时候你还收不到钱……终于我实在坚持不下去那时候我,将近一米八的个子,晒的好像非洲人,虽然看上去很瘦,但我一身的肌肉可不是假的,我不喜欢留长发,只是短短的寸头,久经风霜面容虽然还显的有些稚嫩,已比同龄人成熟的太多,那时我才19,还哪有花一样的心态,我开着600块钱收来的,除了喇叭不响,哪都响的面包车其实最难熬的就是独自第一个人过年,看着万家灯火,欢声笑语,而我就一个在出租房里,只有东倒西歪的几瓶啤酒陪着我历过一系列磨难吧,我来到我现在还在工作的这家集团公司,房地产做的很大,我有技术,身体又好,不想那些应届大学生傻傻的,经过很多很多事,我得到了老板的器重,尤其和方大少成为好友,到最后随着老板进进出出,尤其在我经历了两次事件,也彻底奠定了我的地位剧情开始第一次事,老板喝多了,自己非要开车,我拦了几次也没有拦住,结果撞死了人,我也没提什么条件,承担了事故后果,因为当时我也喝了酒,判了4年,花了一些钱,我坐了一年半的牢,在里面挺好,有吃有喝,自己住着单间,我打电话告诉父亲,单位要派我出国学习几年,父亲高兴的直要来看我,被我找个理由搪塞过去,如果我告诉他我要去坐牢,不知道还会不会夸我有出息了呢,我的工资也涨了,职位也涨了,除了几个心腹知道内情,公司对外宣称我被排到国外深造,我出狱后,并没有联系公司,我不想利用这件事去邀功请赏,反倒是公司人事主动联系我,而我走马上任坐上了集团副经理的位置,主抓材料和质检,我的顶头上司就是方大少,说白了他就挂个职位,一个月能看到他3天就算是全勤了就在这时候,遇到我意想不到的人!我的小姨,燕子靠近元旦,各个大小经销商一个接着一个的洽谈会,年会,酒会等等……让我头疼不已,能推掉的尽量推掉,都是跟公司合作了很多年的老客户,或者想跟我们合作的一些中小企业,一些级别低的供应商,就派手下去参加,他们都抢破头的参加,道理不说大家也明白,今天的酒会都是各个大企业的头头脑脑,我也必须要亮个相了这时候我已经身高已经过了180公分,刚出狱的时候160多斤,现在140多斤,虽说不是玉树临风,可也算的上别具一格,一套阿玛尼西装,把我身材衬托的很修长,一头短发显得很利落,头上和脸上一些疤痕,让我看上去充满野性,我满意的点点头,在身上喷了一些古龙水我的助理兼秘书小吴是我从监狱里带来的人,人非常机灵,圆滑,如果不是冲冠一怒,也不会进去待几年,在监狱里我对他很照顾,出来之后他也对我一直忠心耿耿洋哥,今天好帅昂我笑着说,屁话,我哪天不帅没有没有,洋哥每天都很帅,只是今天格外帅我说你也不差呀,这小西服小头型的,我们互吹了一会,感觉没啥意思,我们相互一笑,出发吧在豪华的酒店内,一堆打扮着光鲜亮丽的富人,每个人端着红酒,互相攀谈,相互递送名片,这是发展人脉的最好的机会,在这群人之中,一个身穿黑色晚礼30多岁的女人,和身边的那些贵妇攀谈,不知道说什么好笑的事情,用手掌挡住嘴巴,发出一阵笑声你们听说了没有,刚上来这个李总怎么不知道,老周这次心脏病,人都差点没了,新来这个李总,把几千万不合格的钢材打了回去,而且还放出话来,如果三天之内,三倍赔偿不到位,就起诉他这事我也知道,老周为了这事,没少跑门路,到最后不也乖乖的赔了几个亿麽公事公办,这个小子杀一儆百,狠呀!

    什么同性恋!真的假的?一堆贵妇突然爆发出一阵喧哗真的,他上任半年了,开除了两个女助理,换了一个男助理,追他的女人也不少,也没见他对哪个有回应,据可靠消息都说他是同性恋,一堆八婆围着这件事喋喋不休时我出现在大厅的时候,喧哗的声音,戛然而止,豪华的大厅内,只有悦耳的钢琴声,金黄色的灯光,巴掌厚的红色地毯,踩上去没有一点声音,数百到目光齐刷刷的看向我,有人诧异我的年轻,有惊喜的,约了我无数次今天终于露面了,也有怀疑的人,这个人好像我的外甥李洋,怎么可能…!李总,李洋?不会吧!

    没错,这个人就是我的小姨燕子,那个不把我放在眼里的人,那个在我伤口撒盐的人,她躲在人群当中,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的身材虽然有些变化,但是样子变化不大,她从小看我长大的人,怎么会认不出我,她的丹凤眼瞪的溜圆,张着嘴巴,手按在自己的不断起伏前胸,有些激动的双颊泛红哇,这个人就是李总吗?好帅呀!好年轻呀!他有20几岁吧!好有男人味!他真的是同性恋吗?好可惜呦!

    燕子听着身边一堆女人的莺莺燕燕,震惊的表情才缓缓收敛!却怎么也不能把她印象当中那个留着鼻涕跟妹妹抢零食的小屁孩,和现在被一堆富翁围绕着一身光鲜亮丽李总,结合到一起去,总是听姐夫说,洋洋现在多有出息,她还以为只是吹牛逼,但是现在看来,竟然低调了许多,又想起我对母亲做的事,在病房里她对我的大骂,这一刻她紧紧盯着一一跟各种总握手的我,大脑一片空白竟然迷失了……。

    这是李总,这是王总,这是某总,这是张总夫人,听着小吴给我一一介绍,我听的一个头两个大李总真是年少有为呀李总真是英雄出少年呀李总真是……听着那些恭维话,我礼貌的和众人一一握手,这些人,好像发小广告似的,不一会小吴手里就一叠厚厚的名片当我看到了小姨燕子时,我身子猛的一震,嘴巴一僵,您好只说出一个字,怎么会在这里见到她?她烫的大波浪头,她的五官跟我母亲很相似,皮肤是那种小麦色,她画着淡妆,小巧的耳朵软两颗珍珠耳坠,一身黑色的晚礼服,把她身材衬托的凹凸有致,修长的脖子上佩戴着一串珍珠项链,两个偌大的乳房在前胸形成一条乳沟,不得不说岁月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却给她添加了别样的魅力,回忆好像照片一样从脑子里闪过,这时小吴好像也看出这里一丝的怪异,赶紧看了看资料后几步赶了过来,这位女士是李总的好友,张总我愣了几秒钟,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立刻回复正常,主动伸出手,你好,我是李洋!!说着用力的握了握她的手,她好像还没回过神,您,您好,我可不是什么总我冲着她点点头微微一笑,放开她的手,看似平静,但是内心起了无数波澜,我不是没有想过等见到她之后,怎样怎样羞辱她,以换回我的年少时的自尊,但经历过那么多事,心里的那份恨意,已经不是那么强烈,只是有些介怀,我确实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她!几年来没有见过任何亲人,虽然是她,但是也让我心里一阵一阵的激动不已,不知道是恨还是什么,亲情也许是割不断的…当我心不在焉的听着小吴把在场的人介绍完毕,我眼睛时不时看向燕子,她也总是把眼神往我这里瞄,有时眼神对上,我就会把眼神移走,她一直站在理我不远的位置,我身边也总是有人上前搭话,她也没有机会来跟我说话,终于我找个一个机会,把那些人扔给我的小吴我独自躲在巨大落地窗边,手里端着一杯红酒,窗外的雪还在下着,被霓虹灯照应的好像童话世界,即将过年,外面一片祥喜气透过玻璃的反射我看到燕子,缓缓的朝我走了过来,和我并肩站在玻璃前,谁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外面,她轻轻抿了一口红酒,轻轻说我是叫你李总?李洋?还是洋洋?

    很明显这句话一语双关,李总代表只是工作关系,陌生人喊我李洋,而亲人喊我小名我目光平视窗外淡淡的说,现在人一般都喊我,李哥,或者洋哥,你想叫什么随便。

    噗!的一声,她刚含进嘴巴一口红酒,差点没喷了出来,她的咳嗽,马上吸引了几道目光,她尴尬急忙用手挡着嘴,气鼓鼓的看着我的依然平静的脸我心里一阵奇怪,如果按照她以前的性子,绝对会甩袖子走人,可是……她盯着我看了一会,用手量了量我们之间的个子差距,轻轻说,没想到当初那个小屁孩,已经到了让我仰视的地步了我实在讨厌这种一句双关问答,我扭过头看着她的眼睛,淡淡的说,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别耍那些没有用的心机,如果没有你,我没有今天!

    她的眼神转变的很快,从愤怒,到委屈,又到一种说不清,到不明的情绪,最后回复常态,一系列的转变,并没有逃过我的眼睛,我心里奇怪的念头越来越大,这个难道是带着人皮面具,和我印象当中那个,骄傲,嚣张,跋扈,小姨燕子,区别也太大了吧看我一脸奇怪的看着她,她轻哼一声,眼神躲避过我的眼神,也没什么事找你,只是看见你,忍不住来跟你说几句话,附近有人想过来跟我套近乎,燕子对着那些人微微点下头,表示歉意,小声的说,没事回趟家吧,你妈很挂念你,听到妈这个词,我心里一痛我苦笑一声,她会挂念我吗?呵呵,如果会她会让你跟我说那些话吗!算了吧……说着我转身离去看我要走,她急忙追了几步,不是你想的那样,因为,因为那是……这时正好有一个人走过来,燕子只好闭嘴,但是一直也没有机会在找到机会和我单独说话,只能恨恨一跺脚暗骂,这两头倔驴!!!

    看到了燕子,让我想到母亲,心情有些低落,我借着身体不舒服的理由先行离开,当人群送我离开酒店大门,司机给我拉开车门,我看到在人群最后,燕子一脸焦急的望着我,似乎有什么话说,想起她的奇怪,我告诉小吴,一会找个机会把我电话给她,给你三天时间查出四年内这个女人的全部事情!

    洋哥你要喜欢这个娘们,我一会就去让她洗干净去床上等你,还用这么麻烦!

    我实在忍不住给他一个脑瓜崩,你知道个屁话,让你去查就去查,哪来的这么多废话!

    我心想到底发生什么事?才会让那个刁蛮公主,转了性子。

    第三天傍晚的时候,我接到了燕子的电话喂…喂,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我私人电话的不超过6个有空吗?

    有事?

    沉默了一会,燕子轻声说,有一些事情,我想告诉你,也不能在让你在误会下去了!

    。

    关于什么,如果是说我母亲,就算了吧。

    我前几天就想告诉你,你姨夫走了走了?去哪了?

    燕子没有好气的说,去世了!

    啊,什么时候的事情?我离开的时候他身体……约好时间地点,挂掉电话,想起小时候跟姨夫的一些往事,我心里一阵一阵不舒服。

    夜晚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店中,我和燕子对面而坐,她穿着白色的羽绒服,没有化妆,头发扎成简单的马尾,每个人面前放着几瓶啤酒,气氛有些压抑她把杯中的酒喝掉,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说,事故发生之后,她和女儿连丈夫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等她赶到,只剩下一个冰冷的骨灰盒,肇事者也没有抓到,天琪当场就晕了过去,因为这件事,天琪原本活泼的性格,也变得有些内向,我知道孩子一直都在怪我,怪我逼死了她爸爸,呵呵,哎……别说她了我也没法原谅自己,如果不是我让他去……我叹口气,淡淡的说,人算不如天算,你不必太自责,等天琪长大了自然会理解你的,因为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燕子看着我一根烟刚熄灭,又要摸座子上的烟,瞪了我一眼!一把烟夺走,少抽一点烟,你才多大,等天琪大了,你好像才比天琪大一岁吧,说话倒是老气横秋的还有一件事,当她把那件事从新提起,我有些不耐烦的想抬屁股走人!

    你给我安静的坐好!她突然一声大喝,吓得我一哆嗦,这一刻好像又看到以前那个泼辣的燕子什么!你说的是真的!我猛的站直身子!我恶狠狠的盯着她的双眼!

    她没有躲避我恶狠狠的眼神点点头说,你妈妈根本不知道,你妈你也知道,嘴笨,事情刚发生她也没法面对你,她只是让我劝你不要赖在医院里,你去外地上大学她也不阻拦你,等你上了大学以后,会交女朋友,脑子里再也没有乱七八糟的想法的时候,在从新接纳你,可是在医院里,我一看你的嘴脸气就不打一处来,才对你说了那些话,看着我瑟瑟发抖的身子,苍白的面孔,你要恨,就恨我吧,从你走了之后,我也后悔过,也四处找过你,你就像人间蒸发了似的,你妈因为这件事也跟我大吵了一架,所以……我红着眼睛,大吼一声,闭嘴!顿时吸引力饭店内所有的目光。

    我颓然坐下,望着杯子里的白酒,我并不是小孩子了,也明白那件事的严重性,如果不是燕子找个理由搪塞过去,以我妈的个性,很有可能被逼问出真实情况,而我不是在监狱里,就是过着万夫所指的生活我一口干掉杯中的白酒,红着眼睛轻轻的说,对不起,我冲动了,燕子看着我点点头说,你是真的长大了,好了,压在心里这么久的话,该说的都告诉你了,以后怎么做就看你自己的了,这时候她放在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她看了看号码,有些厌恶的样子,皱着眉头用手挡着听筒小声的说了几句,很快挂掉电话,对我说,时间也不早了,能够看到你有今天的样子,不管你认不认我这个姨,我都替你妈高兴。这是外面传来几声汽车鸣笛声,她简单收拾了一下衣服,站起身子,能够在这么远的地方见到亲人,说着手掌在我头上揉几下,我突然想到以前在我家里的时候,都会有这个举动,我那时候总是不耐烦的骂她,老巫婆!但是现在我却感觉到无比的亲切,少喝点,早点回去,这个城市只有我们两个亲人,我好久没说这么多话了,今天很开心我自己喝了一些酒,从我第一次一个人过年流过泪之后,我发誓再也不哭,但是眼泪好像控制不住的流淌,这么多年的心结被打开了,堵在心口的那口气好像都变成了泪水哪天之后,燕子平均两三天就给我打个电话,有时候会找我出去坐一会,感觉她好像很寂寞,忧心忡忡,满腹心事的样子,我也简单的询问过,比如小姨,来这里多久了?

    一年多了吧。

    天琪呢?现在该放假了吧?

    她一直都在英国读书。

    哦,真厉害!

    她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叹了口气那你现在住在哪里?

    她总是沉默不语……中途小吴给我打过电话,告诉我了一些基本情况,但是深入之后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当然他已经知道燕子是我的小姨,但是我没说,他就会永远装作不知道,那起事故不简单,他已经找到肇事者,在有几天就能找到这个人可靠吗?

    小吴哪里的信号不太好,八九不离十,基本上可以确认了,这个孙子躲得够远的!

    我让他注意安全之后,狠狠的把手机摔在地上,零件稀里哗啦散了一地,妈的!李总!李建国!!我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呦~这是把我洋哥气成这样?说着一位20多岁身穿,一身名牌,一步三摇的晃了进来…我急忙站起来,瞬间变成一副笑脸,还能有谁,就是那个王八蛋!!,我狠狠的瞪了在后面惊若寒蝉的秘书一眼方公子一挥手,秘书好像得救似的赶紧退了出去,我没事,过来看看你,他边说边用脚踢着满地的手机零件,嘿嘿,这还是第一次,看见你发这么大脾气呢,怎么了?老于那只老王八,又给你使绊子了?

    还不是那些事,别提了,省的气到方大少,他无所谓的摇摇手,吊儿郎当的说,没事,你就整他丫的,出了事,我给你顶着,妈个逼的还反了他不成!

    我掏出烟,扔给他一根,随手自己点燃香烟,问,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

    方林脸一红,抽了两口烟,马勒戈壁的,在家待不下去了,准备去你那躲几天我呵呵一笑,怎么事,你小妈,又找你麻烦了……他左右看了看,小声说,那个贱人,哎,不提了,后悔当初没听你的,她早晨六点多就摸上我的床,没见我走路都这样了吗,妈的鸡巴都肿了!

    我哈哈一笑,方大少,也有怕的女人了!

    你笑个屁,你自己看看,说着吧他的手机扔到我面前,一个几十秒的段视频,一个30多岁漂亮艳丽女子,正是集团老板娘,老方的小老婆,小方的小妈,她撅着腚,穿着黑色的透明蕾丝睡衣,用嘴巴狠狠的吸吮方林的鸡巴,一只手打着转用力的撸着他的鸡巴,还不时的用她洁白的牙齿在他龟头上狠狠咬上几口,视屏里,听着方林大呼,你轻点,哎!你别咬呀我呵呵一笑,把视屏删掉,把手机给他扔了回去,你呀你,什么都拍!这个如果让人看见,你爹还不杀了你!

    我又没跟别人说,跟你说省的你不信我,这把知道我有多疼了吧我把家钥匙扔在他面前,眼睛色眯眯的看着他,直把他看到汗毛都竖起来了,他急忙把钥匙又扔回给我,拉倒吧,你这小子放着满世界的妞不泡,非要盯着我屁股,我这前面还没好,别后面在让你爆了菊花…我还是去找个小妞,好好养几天吧,我爸要问,你就说我在你那了我装出一副失望的表情,幽怨的看了他一眼,我又不是只做攻的,受也可以妈呀一声,方林,猛的站起身子,可能又碰到下面,疼的一哆嗦,一边走一边说,你快饶了我吧,有事打电话,看着他咬着牙拉跨着腿,一步三摇的样子,我实在忍不住,哈哈大笑出来,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对了方大少,我还真有找你帮忙,他站直身子,回过头说,只要不要我,怎么都好说……就这事?

    我认真的点点头,可是我不想让她知道他眯着眼睛想了想,有点麻烦,不过也不是什么事,说着头也不回的逃了出去让他一打岔,我心情似乎好了一些,多年来不管自己多失败或者多成功,内心深处总是渴望着亲情,燕子意外的出现,填补了我4年来最大的遗憾,家人就是我的逆鳞,李建国!我在纸上轻轻写下这个名字,缓缓闭上眼睛~